当前位置:>社会热点 >   正文

工友一次做客拐走孩子19年 工友以移交当地检察机关

导读:工友一次做客拐走孩子19年 工友以移交当地检察机关信里提到的小孩,是舒先生5岁的儿子小洪。那一年是2001年,当时,舒先生和妻子从老家来广东揭阳打工还不到3个月,没想到孩子就被同厂的工友给拐走了。

“我太喜欢你这小孩了,你们不用找了,找也找不到……”

就是这样一封信,让舒先生一家掉入“深渊”。20年前,他五岁的儿子突然被人拐走了。忍受着骨肉分离的痛苦,他踏上了数十年不懈的寻子之路。

工友一次做客拐走孩子19年 工友以移交当地检察机关

五岁儿子被拐走 嫌疑人竟是同厂工友

这是一封来自犯罪嫌疑人的信,信里写到“我实在太喜欢你这小孩了。请你相信我一定不会把他卖掉。你们也不用找了,就算你们费尽力气,找也是找不到的。”这封信是写给舒先生的。

信里提到的小孩,是舒先生5岁的儿子小洪。那一年是2001年,当时,舒先生和妻子从老家来广东揭阳打工还不到3个月,没想到孩子就被同厂的工友给拐走了。

尽管时隔多年,对于那个早晨发生的事,舒先生仍记得清清楚楚。那天是2001年2月17日,当时32岁的他,跟妻子带着5岁的儿子小洪,租住在工厂附近的村里。妻子一早上班去了,八点多钟,一阵敲门声吵醒了还在睡觉的舒先生父子。

被拐骗儿童亲生父亲 舒先生:我就起来了,把我儿子衣服穿好,什么都给他穿好。

来的人是舒先生在打工的制衣厂认识的工友赵某。当时因为制衣厂迟迟没有发工资,舒先生和赵某都打算另找地方打工,因而都没有去上班。

被拐骗儿童亲生父亲 舒先生:他说你们有没有吃饭,他说我去买一点粿条在你们家里煮了一起吃。

舒先生回忆说,趁自己上厕所的功夫,赵某就带着小洪出了门,说是去买吃的。从家到菜市场只有两三分钟的路程,可舒先生等了半小时还没见人回来。

一直到中午,赵某也没带小洪回来,舒先生这才意识到孩子可能是被拐跑了,赶忙报了警。警察马上展开搜索调查,但碍于当时的条件所限,并没有找到其他线索。

刊登寻人启事 之后收到嫌疑人来信

舒先生也找到当地报社和电视台登了寻人启事,启事上,孩子的年龄是按照虚岁写的7岁。寻人启事是在孩子丢了的第三天刊登的,也就是同一天,舒先生收到了赵某寄来的信。

信上没有落款,只有邮戳上有汕头达濠的字样。当时的达濠区距离舒先生住的村子只有约40公里。警方马上又到汕头调查,但是还是无法找到他们的踪影。

比对当年照片 锁定一嫌疑人

线索就此中断,一下就是二十年的时间。近年来,随着警方的侦查手段不断更新,2020年,这起案件调查终于有了突破。

警方调阅了当年的案件卷宗,对卷宗中的照片进行了大量比对,终于锁定了一个名叫唐某的男子有着重大作案嫌疑。

警察继续深入调查,发现唐某没有结婚也没有孩子,但是他跟一个叫小林的年轻人联系十分密切。

当年犯罪嫌疑人给舒先生的信中说,他是因为太喜欢小孩了,才拐走了小洪。警方推测,很可能直到现在他都跟这个孩子生活在一起。

揭阳市公安局渔湖派出所办案民警 王锴铎:因为这个年轻人他姓林,然后我们一号的这个嫌疑对象他姓唐。如果是自己的儿子的话,姓氏应该是一样的。

调查嫌疑人养子 找其了解情况

而小林登记的年纪跟舒先生丢失的儿子相差4岁,他会是舒先生的儿子吗?通过比对,小林和舒先生儿子的面貌特征相似度很高。小林现在在一家电子厂工作,距离揭阳只有约30公里。

揭阳市公安局渔湖派出所所长 廖志峰:一进门我看到就是太像了。我先问第1个问题,你的父亲叫什么,他蒙了起码半个小时。

他就抱着自己的头,他说等一下等一下,太突然了。他就下意识地说要抓他的这个养父,所谓的养父。

原来小林已经知道,自己是被收养的孩子,并且从父母身边带走他的人,就是他所谓的养父唐某。看到警察问起养父情况,小林马上觉得养父有麻烦了。

了解了这些情况,警方让小林带着他们去找养父唐某。警察开门见山,讲明了来意。

唐某承认,就是自己当年化名赵某,拐走了舒先生的儿子。

DNA检测的结果出来后,舒先生夫妇再次回到了揭阳,陪同他们的是在揭阳打工的哥哥。小林跟舒先生一见面就拥抱在一起。

目前,唐某涉嫌拐骗一案已经移送至当地检察机关,案件还在进一步审理之中。

相关阅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