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社会热点 >   正文

吴谢宇庭审过程实录首次曝光 吴谢宇还会继续上诉吗?

导读:吴谢宇庭审过程实录首次曝光 吴谢宇还会继续上诉吗?其实无论是“帮解脱”还是“协自杀”,对吴本人来讲或许并无不同(虽然法律后果不同),弑母的合理化,此二者均能实现

近日,吴谢宇庭审过程实录首次曝光的新闻发出后引发了网友热议。详细新闻内容如下:

据陈先生介绍,他是本案的受害人之一,也旁听了此次庭审。此前,吴谢宇曾向以其母亲的名义借钱,吴谢宇舅舅出借近80万元,陈先生及父亲其他朋友共借款60万元左右。陈先生提到,庭审中,吴谢宇称,他曾多次产生自杀念头,有一次在酒店想要跳楼自杀,由于顶楼窗户封死未能实施。他认为母亲也很痛苦,也想求死,因此决定把母亲杀死后自杀。

吴谢宇庭审过程实录首次曝光 吴谢宇还会继续上诉吗?
至于具体的犯罪细节,吴谢宇供述称,他趁母亲弯腰脱鞋时,用哑铃重击其头部。事后自己为什么没有自杀,吴谢宇没有做过多阐述。此外,他还在犯罪现场设置监控,为了在警方查到案件时有所准备。对于作案后以母亲的名义向亲友借钱。陈先生表示,吴谢宇称,因认为亲友没能帮忙挽救父亲的性命,他心生恨意,所以借钱报复。现在比较后悔,愿意以家中房屋抵债。

12月24日新京报报道,吴谢宇涉嫌“弑母案”于12月24日上午在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吴谢宇表哥、舅舅及其父亲的朋友到场旁听。 吴谢宇父亲的朋友陈先生表示,吴谢宇曾以母亲的名义向他借款 。但出于对其父母的情谊,他已经不在乎被借的钱财,希望法院不要判处吴谢宇死刑。 陈先生提到,庭审从9时持续到12时许,吴谢宇当庭痛哭,并表示认罪,法院未当庭宣判。

蝼蚁尚且惜命,吴谢宇却以为母亲减轻痛苦为由,剥夺了母亲的性命。而到他自己了,就虽然痛哭认罪,但不想被判死刑!挺讽刺的!

昨天新闻说被告姑父对被告杀母表示谅解,今天新闻就是被告父亲的朋友希望法院不要判处被告死刑。真正到庭的被告舅父才是被害人亲属,他是否谅解反而没人知道。昨天我的回答下,有一位知友说的很好,被害人的亲属这时候可能反而不方便表态。

我很认同这样的观点,对于被害人的亲属来说,被害人和被告都与自己有血缘关系,他们才真的是左右为难。当然了,大家对于如何量刑都可以有自己的期待,不过这些表态不会影响法院的量刑。法院量刑有最高院发布的《量刑指导意见》等明确指引可循,从确定量刑起点,再到基准刑,最后是宣告刑,这里面要综合考虑各种量刑情节。

帮母亲结束痛苦?这不是孝子,这是剥夺母亲生命权利的恶魔。按照吴的逻辑,父亲死了又杀了母亲他自己是不是很痛苦,也需要被剥夺生命? “父亲不在了就没有家的感觉”。他看了母亲的日记和信,感觉母亲活得也很累。 他认为母亲也很痛苦,也想求死。因此决定把母亲杀死后自杀。 再加上认罪情节,吴可能不会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但是希望在服刑的日子里希望他能够真正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学会尊重生命。

吴谢宇的某些交代并没有如实地说清真实动机过程。 这是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也是一个高智商的犯罪人,他的聪明让他绰绰有余的应付现实、应对各种人。但他的内心是空的,空到没有灵魂。 想必他母亲至死都没明白:儿子为什么要杀她? 想必他的父亲在天之灵也在追问:我怎么养出这么一个儿子? 最后只想说:人人养儿盼聪明,其实,聪明儿女更难养!至少他的母亲与他的心思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最后竟成为他达到某种目的的一个棋子并惨遭杀害,好在苍天不让他随愿。真是上天有眼!

必须指出,这个事情上吴谢宇没有改口,是媒体自己胡乱报道,媒体自己以为他改口了。从「办案人员」到「林靖」再到记者的报道,这里转了几手了?吴谢宇的说法一开始就是「母亲生活很痛苦,吴谢宇自己想自杀。他和母亲说了自己想自杀的愿望,母亲说如果你死了我也去死,他就认为母亲想自杀,然后杀了母亲,自己没有自杀」。

媒体就是说「改口」,让公众以为吴谢宇怎么说谎,怎么对抗审讯,怎么给自己脱罪。其实他没有改口过,也没有对抗,至少没有想对自己有利的方向对抗。媒体这么说,这么误导公众认为吴谢宇要给自己脱罪,就是为了在消费一次吴谢宇,再吸引一下眼球,再吸引一下流量。像下面这些,就显然是被误导了。

而且,可以很肯定地和大家说,他没有给自己脱罪的意思。 他在审讯中把所有的责任全部归于自己。家庭纠纷引发的杀人,如果对方有任何过失,是最重要的减刑情节。而对方有没有过失,全凭吴谢宇说了算。但吴谢宇本人一直在否认母亲有过失,一直在否认母亲对他有任何的不好或者行为失当。

之前早期的媒体报道里有一条是真的:他有精神病家族史。他父亲的兄弟都是精神病患者或者低保户,父亲的肝癌治疗也花费巨大,整个家庭本身就在贫困中挣扎。上了北大,看得很远,也很努力学习、拿奖学金,但他的家庭给不了他和别的同学差不多的发展机会。[page]

这种情况,无论是谁身在其中,对精神都是一种折磨。这时如果有人能引导他的思想,那也能过渡过来,也不至于走极端。可是父亲去世了,母亲自己都濒临崩溃,大学同学们都很忙,也没法感同身受没法理解他,又哪里有人来引导他呢?

据深一度独家获得的接近办案人员透露的消息,吴谢宇供述的作案动机是为“帮妈妈解脱”。他自述称,父亲去世后,自己发现母亲很痛苦,会写一些话在纸上,比如“我要去陪你”,情绪悲观。他曾尝试很多次开导妈妈,包括带妈妈出去玩儿,但都没有帮助妈妈摆脱这种情绪。

吴谢宇本人否认杀害妈妈的想法与妈妈管教严格有关。

吴谢宇称,案发那天,他趁谢天琴换鞋的时机,用哑铃砸死了她。在杀害谢天琴后,吴谢宇称曾想和母亲一起跳楼,但后来他自己突然不那么想死了。

至于后来向亲戚借钱,吴谢宇称是出于报复心理。他认为爸爸生病期间,亲戚对他家不好。但伪装谢天琴借钱时,发现大家都会借钱,对他家挺好的,心理发生了改变,就没有再借。

吴谢宇回忆,高中时他曾追过女孩子,但失败了。他计划把妈妈杀了之后找个女朋友,但行凶后认为自己很难找到真爱了,于是开始频繁嫖娼。

他称,从亲友处借的140多万基本花在了嫖娼和买彩票上,在上海时去了高端会所,一晚上花费1万多元,半年多时间就把钱花光了。在这期间,他曾找一位妓女作女友,但恋情并无结果。吴谢宇称,后来因为缺钱去做了男模。他的心态,是多活一天是一天。

根据社会心理学的认知失调理论,人习惯于为自己的选择、行为、理念做辩护(心理的自我辩护,不是向他人辩解),令其合理化,从而让自己失调的心理得到平复。小辩护带来大辩护,并且一系列的辩护产生辩护惯性。

在激烈思想斗争之后的第一次行差踏错一旦得以实施,第二次就变得非常容易。因为从0到1的过程非常辛苦,为了缓解做出当下选择引起的不安,唯一的方式就是告诉自己:我是对的(自我辩护)。选择难度越大,思想斗争越激烈,做出选择的成本越高,一个人做出选择后,就越能忠于自己的选择,毕竟再来否定自己是非常痛苦的。

吴谢宇庭审过程实录首次曝光 吴谢宇还会继续上诉吗?

“别人眼中的完美人设”之可怕在于,一旦他决定沉沦,他就没有底限(因为沉沦的选择,付出的是整个完美人设的成本,根据1,成本太大,所以决心非常大),从前可以多完美,现在就可以多崩塌。破罐子破摔,就这么来的。所以滥花钱、嫖娼、迷乱生活和之前的学霸、“别人家的孩子”人设,都在他身上矛盾地集中了。

其实无论是“帮解脱”还是“协自杀”,对吴本人来讲或许并无不同(虽然法律后果不同),弑母的合理化,此二者均能实现:(1)母亲太痛苦,杀她帮她解脱;(2)母亲想自杀,帮她自杀。无论哪一种,都可以让吴从道义上获得安慰:我都是帮了母亲。他确实可能是死到临头还在开脱,但也可能是——连他自己也相信这就是他的真实动机了(自我辩护、合理化“弑母”行为的结果)。可悲,可恨,可怜!

至于他说本来想等母亲死了之后再自杀,就呵呵了,他解决掉母亲之后,可是在各地来回花钱、嫖娼、纸迷金醉啊!

标签: 吴谢宇 庭审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