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社会热点 >   正文

日本真子公主今日结婚 旧时皇家之嫡女嫁入寻常百姓家

导读:日本真子公主今日结婚 旧时皇家之嫡女嫁入寻常百姓家但是,因小室圭家庭深陷金钱丑闻,这门婚事并未获得日本全民祝福。真子公主决定不举行结婚典礼和相关仪式,并放弃领取脱离皇室的补助金

“小室先生最初吸引我的是阳光般开朗的笑容。”

“真子公主像月亮一样静静守护着我。”

日本德仁天皇的侄女、皇嗣秋筱宫文仁的长女真子公主和她的大学同学小室圭于2012年的夏天相恋,彼此形容是“日与月”般的存在。

日本真子公主今日结婚  旧时皇家之嫡女嫁入寻常百姓家

8年爱情长跑,两人经历甜蜜热恋、异国分离、丑闻中伤、婚期推迟、民意反对……今年10月26日,刚过完30岁生日的真子公主和同龄的小室圭正式登记结婚,真子入籍夫家将成为平民。

但是,因小室圭家庭深陷金钱丑闻,这门婚事并未获得日本全民祝福。真子公主决定不举行结婚典礼和相关仪式,并放弃领取脱离皇室的补助金,这在战后日本皇室历史上也无先例可循。

日媒称,真子与小室圭之后将远走美国生活,而他们引发的皇室风波并没有就此画上句号。

“日本皇族向来重视民众支持,而真子公主逆民意而行。今后皇族将多大程度地遵照个人意愿行事,是值得思考的问题。”日本名古屋大学人文学研究科副教授、象征天皇制研究者河西秀哉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说道。

以结婚为前提交往

“衷心感谢大家暖心的守护。”2017年9月,短发的小室圭一脸青涩,肉眼可见的紧张,双手握拳放在腿上,与真子公主相邻而坐,在皇室居住的赤坂御用地举行记者会,宣布订婚消息。

真子笑意盈盈,回顾了两人相遇的场景,坦言从交往之初就有共识,“是向考虑结婚的方向与对方交往,”言语间与小室圭对视,满眼爱意。

真子和小室圭2017年9月举行记者会的画面。 东京新闻 图这一段姻缘始于(日本)国际基督教大学,真子和小室圭是同年级不同班。实际上,日本大多数皇族都就读学习院大学,包括文仁亲王夫妇在内,但真子从小便有自己的主张,运动和学习都很擅长,她希望就读校风更加自由的国际基督教大学。2012年6月,计划赴英留学的真子参加了大学举办的交换留学生说明会,小室圭正巧坐在真子的前桌,两人就这样聊了起来。这一机缘巧合最初被日媒形容为“命运的相遇”。

真子曾公开表示,认识之初就被小室圭阳光般的笑容吸引。那时的小室圭充满少年感,在2010年神奈川县藤泽市的“湘南江之岛海王子”选拔中,被评为“海王子”。身边人评价他非常有礼貌,说一口流利的英语,还会拉小提琴,招牌式的笑颜颇受欢迎。

2010年小室圭获得“海王子”称号 日刊现代 图那个夏天,两人一见如故。小室圭称真子犹如明月一般,他只要看到皓月当空,就会给真子打电话。当年8月,真子前往英国爱丁堡大学交流学习,两人虽然异地,感情却没有受到影响。小室圭的母亲小室佳代对《周刊新潮》透露,儿子经常通过视频通话软件和真子聊天,不停地对着屏幕那边说“你真可爱”。真子短期留学回国后仅半年,与小室圭的关系迅速拉近。2013年12月的一个夜晚,两人在东京饭后散步时,小室圭突然对真子说“将来我们结婚吧”,真子当场答应。

大学毕业后,他们各自在学业和事业上精进。真子2015年前往英国莱斯特大学攻读博物馆学硕士,完成学业后回国担任东京大学综合研究博物馆的研究员。小室圭在一家律所短暂工作后考入日本一桥大学,攻读国际经营战略专业硕士。

回忆起向父母初次介绍男友时,真子说,“大家虽然多少有些紧张,但还是愉快地一起聊天了。”小室圭在与真子父母第一次见面时就承诺“会努力让公主幸福”。

两人低调交往多年后,计划于2017年7月对外宣布订婚,但由于日本北九州当时突然遭遇严重水灾,皇室考虑到灾民情绪,将订婚记者会推迟了2个月。如此重视民意的日本皇族没有料到,真子公主心中的王子之后却令国民大失所望。

原生家庭的阴影

2017年11月,宫内厅发布消息,真子公主与小室圭预计2018年秋天举行婚礼。不是出身于名门望族背景的小室圭勾起了民众的好奇心,“海王子”和“学霸”人设在日媒报道中频繁出现,青年才俊的形象跃然纸上。

然而好景不长,善于深挖幕后的日本周刊杂志瞄准了小室圭的原生家庭,发现背后故事并不简单。

“秋筱宫家知道吗!真子未婚夫小室圭的母亲陷入400万日元的债务纠纷。”日本《周刊女性》杂志2017年12月以此为题刊登长篇报道,爆料小室圭母亲小室佳代的情感纠葛和财务问题,而这一切要从小室的家庭变故谈起。

在小室圭10岁那年,他的父亲和祖父先后自杀,仅相隔一周。小室佳代将亡夫的保险金和小室圭祖父的遗产作为经济来源,坚持让儿子在中学时期就读东京都内的国际学校,接受精英教育。

小室佳代丧夫几年后,与男性朋友竹田交往,并在小室圭考入大学的那年订婚,因此小室圭就读国际基督教大学的第一年,学费全部由竹田负担。之后,竹田持续补贴小室母子俩。

竹田对小室母子并不吝啬,在小室圭20岁生日时,大手笔在东京都新桥的一家高级餐厅为其庆生。第二年,小室佳代不顾竹田的意见,执意还要在那家消费高昂的餐厅为儿子举办生日宴,竹田慢慢意识到自己只是这对母子的钱包,提出与小室佳代解除婚约。

从订婚直到解除婚约,竹田的银行账户记录显示,向小室佳代汇款总额超400万日元,于是以书面形式要求对方偿还这笔钱。小室佳代最初答应每月还1万日元,但在咨询律师后认为,这些钱款没有借条,属于竹田的“赠予”,没有理由偿还,双方就此产生经济纠纷。

小室佳代的相关非议在社交媒体上迅速发酵,被指品行有问题,小室圭也因母亲的丑闻遭到质疑。2个月后,宫内厅就以准备不足为由,宣布真子公主的订婚延期至2020年。

“真子公主嫁到一个欠债不还的家庭,这还是有点难让人接受吧。(和小室圭)成为一家人之后,皇族的品行可能也会受到玷污。”东京都50多岁的家庭主妇藤本对澎湃新闻说,真子公主是上皇明仁的第一个孙辈,受到的关注格外多,深受民众喜爱。

藤本回忆,真子公主出生之后,媒体的各种报道几乎没有间断,比如她去皇居种水稻、帮上皇后美智子养蚕之类的趣事,都会在民间引发话题,多次登上推特日本区“热搜”。“大多数人对真子公主下嫁平民没有太大意见,门第不重要,但品行端正是基本要求。小室圭应该尽快解决母亲的经济纠纷。”

小室圭当时没有及时出面回应,时隔一年,2019年1月才公开发布说明文书,称竹田与其母亲解除婚约时,没有要求偿还钱款,当时已达成共识,一年后竹田反悔。而在这份文书发出之时,纠纷已经解决。

迟到的解释未能逆转民意,而且婚期推迟之后小室圭就赴美国留学,许多日媒当时揣测,推迟婚期的说法是为日后分手做准备。

婚讯姗姗来迟

真子公主的婚事从平成年代拖到了令和年代,其父秋筱宫文仁亲王成为皇位第一继承人,去年11月举行了“立皇嗣之礼”,但民众的注意力似乎都集中在真子公主身上。

“这是遵从内心继续生活的必要选择。”真子去年年底发文书,表明与小室圭结婚的心意没有改变,回应民众关切。文仁亲王也表示尊重女儿的选择。

本应接受全民祝福的真子公主却卷入了非议的漩涡,有关小室圭的负面报道也在不断推波助澜。“小室佳代疑似逃税”,“小室圭涉嫌实习履历造假”,媒体对小室母子的生活穷追不舍。

日媒称,东京和大阪都出现了保守派抗议真子婚事的游行,他们举着“反对结婚”的横幅。针对皇族婚姻的抗议游行,战后罕见。

河西秀哉指出,近年来人们感到皇室越来越贴近民众,因此许多人议论真子公主的婚事。从道德性的角度来看,皇族即使和民众的距离再近也不同于常人,皇室被视为脱离政治和社会“污浊”的特殊存在,日本人心中的皇族拥有美好的品质,而小室圭的出现动摇了这样的看法,甚至一部分人认为真子公主和饱受争议的小室圭结婚是一种背叛皇室的行为。

在巨大的舆论压力下,小室圭今年4月通过代表律师又发表了长达28页的公开信,非常详尽地复述了有关母亲经济纠纷的全过程,其中还写到他对真子的感情,与她结婚的想法未曾改变。同时,他坦言知道因为自己的沉默,让外界对他的不信任感增加。这份公开信实则为小室圭回国成婚做铺垫。

9月27日,日本成田机场出口处聚集了上百名记者,甚至有多家电视台对小室圭回国进行全程直播报道,他的住宅门前也有许多人驻守拍照,阵仗堪比国际巨星。

小室圭9月从美国飞抵成田机场 时事通信社 图穿着一身黑色西服,内搭蓝色条纹衬衫敞开了领口,蓄起的长发扎起了一个小马尾,小室圭以这样一副时髦又不羁的造型回归,着实吸睛。他经过3年多的在美学习,已获得美国福特汉姆大学法学博士学位,并于今年7月参加了纽约州的律师考试。小室圭的机场秀在日本引发热议,褒贬不一,但这与着装低调严谨的皇族形成鲜明对比。宫内厅相关人士对日本周刊杂志《POST7》说,小室圭家里的经济纠纷问题不清不楚,他前往美国前也没有对秋筱宫家做出充分说明,这些都与皇室立场相背离,而这次蓄发回国,对重视仪容仪表的皇族来说,也是一种冲击,尤其上皇后美智子可能会感到不适。

不过,小室圭在隔离期结束后就剪去了长发,拜访了秋筱宫夫妇,真子也一同在场,两人时隔约3年重聚。

随着小室圭回到日本,宫内厅10月1日宣布,两人将于10月26日结婚。出乎意料的是,真子被诊断患有“复杂性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的消息与婚讯同时发布。

“精神上的痛苦达到复杂性PTSD的程度。”皇嗣职大夫加地隆治在记者会上针对真子的病情说,真子公主因结婚问题受“诽谤中伤”困扰。精神科医生、日本公益财团法人“内心无障碍研究会”理事长秋山刚表示,真子似乎开始出现认为自己没有价值、感情出现动摇,逃避与他人关系等情况。“若婚事顺利进行,且不再受到言语霸凌,症状可能会改善。”

“日本的哈里和梅根”

日本皇室女性的生活看似无忧无虑,实际上背负着巨大的精神负担。上皇后美智子是第一位嫁入日本皇室的平民王妃,因崇尚西式生活和基督教而受到民间抨击,媒体的负面报道不断。她在59岁生日时突然晕倒,被诊断患有心因性失声症,因精神过度紧张或情绪剧烈波动,失去识别任何音响和发出乐音的能力。

“这个社会必然有批评存在,但不希望出现违背事实的批评。”当时美智子发表了上述的声明,可见其承受的舆论压力。而现在的雅子皇后也因皇室生活的压力患过抑郁症。

即使是真子患PTSD,仍有人质疑诊断结果,甚至有人指责她“装病”。宫内厅相关人士对《每日新闻》说,公布病情后,周刊杂志的批评语气几乎没有变化,担心这会影响真子恢复。

诽谤声中最刺耳的可能是“诈骗结婚”,称小室家想要享用真子的高额皇室补贴。对此,真子用行动消除闲言碎语。

日本《皇室典范》规定,女性皇族与平民结婚时,将失去皇族身份。为了使她们婚后仍然能维持作为皇族的品格,日本皇室经济法规定将从国费支出一笔名为“一时金”的免税补贴,限额一般是皇室成员一年生活费数目的十倍,具体支付金额由首相担任议长的“皇室经济会议”决定。

按照上述原则,真子公主脱离皇室时至多可获得1.525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856万元)的一时金,这与前皇室成员黑田清子(上皇明仁与上皇后美智子的独女)2005年领取的一时金等额。

然而,在小室一家卷入经济纠纷的背景下,真子谢绝了逾亿日元的补贴,宫内厅也尊重其决定。她成为日本二战后首位放弃一时金的公主,而且取消了所有结婚仪式。

真子30岁生日时所拍 日本广播协会 图日本皇室现有的结婚礼仪,以1900年大正天皇结婚时所制定的旧皇室婚嫁令为基础。皇族公主与平民结婚,在举行结婚典礼前一般要经历6道程序和仪式, 依次是 “纳采之仪”、“告期之仪”、“皇室经济会议”、“贤所、皇灵殿、神殿拜谒之仪”、“朝见之仪”、“入第之仪”。真子选择私下向天皇和皇后报告婚事,并于10月12日前往昭和天皇的武藏野陵及皇淳皇后的武藏野东陵参拜。她考虑民意而打破惯例,反而招致更多争议。

河西秀哉指出,战后日本皇室的活动一直都努力获得国民理解,从此意义来看,真子和小室考虑公众的意见而改变既定做法是一个可能的选项,但如果过于在乎民意,违背以往的皇室惯例,就失去了平衡感。这门婚事导致反感皇室的人增多,如何解决舆情问题,重获大众的信任和支持至关重要。

美英部分媒体将真子和小室圭称为“日本的哈里和梅根”,两人去年卸任王室职务移居美国加州,一举一动都是外界关注的焦点。相比之下,小室夫妇更为低调,但他们在美国的生活也可能成为人们围观的奇景。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