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社会热点 >   正文

吴谢宇庭审过程实录首次曝光 吴谢宇是神经病吗?

导读:吴谢宇庭审过程实录首次曝光 吴谢宇是神经病吗?12月24日新京报报道,吴谢宇涉嫌“弑母案”于12月24日上午在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吴谢宇表哥、舅舅及其父亲的朋友到场旁听

据深一度独家获得的接近办案人员透露的消息,吴谢宇供述的作案动机是为“帮妈妈解脱”。他自述称,父亲去世后,自己发现母亲很痛苦,会写一些话在纸上,比如“我要去陪你”,情绪悲观。他曾尝试很多次开导妈妈,包括带妈妈出去玩儿,但都没有帮助妈妈摆脱这种情绪。

吴谢宇本人否认杀害妈妈的想法与妈妈管教严格有关。

吴谢宇称,案发那天,他趁谢天琴换鞋的时机,用哑铃砸死了她。在杀害谢天琴后,吴谢宇称曾想和母亲一起跳楼,但后来他自己突然不那么想死了。

至于后来向亲戚借钱,吴谢宇称是出于报复心理。他认为爸爸生病期间,亲戚对他家不好。但伪装谢天琴借钱时,发现大家都会借钱,对他家挺好的,心理发生了改变,就没有再借。

吴谢宇回忆,高中时他曾追过女孩子,但失败了。他计划把妈妈杀了之后找个女朋友,但行凶后认为自己很难找到真爱了,于是开始频繁嫖娼。

他称,从亲友处借的140多万基本花在了嫖娼和买彩票上,在上海时去了高端会所,一晚上花费1万多元,半年多时间就把钱花光了。在这期间,他曾找一位妓女作女友,但恋情并无结果。吴谢宇称,后来因为缺钱去做了男模。他的心态,是多活一天是一天。

根据社会心理学的认知失调理论,人习惯于为自己的选择、行为、理念做辩护(心理的自我辩护,不是向他人辩解),令其合理化,从而让自己失调的心理得到平复。小辩护带来大辩护,并且一系列的辩护产生辩护惯性。

在激烈思想斗争之后的第一次行差踏错一旦得以实施,第二次就变得非常容易。因为从0到1的过程非常辛苦,为了缓解做出当下选择引起的不安,唯一的方式就是告诉自己:我是对的(自我辩护)。选择难度越大,思想斗争越激烈,做出选择的成本越高,一个人做出选择后,就越能忠于自己的选择,毕竟再来否定自己是非常痛苦的。

吴谢宇庭审过程实录首次曝光 吴谢宇是神经病吗?

“别人眼中的完美人设”之可怕在于,一旦他决定沉沦,他就没有底限(因为沉沦的选择,付出的是整个完美人设的成本,根据1,成本太大,所以决心非常大),从前可以多完美,现在就可以多崩塌。破罐子破摔,就这么来的。所以滥花钱、嫖娼、迷乱生活和之前的学霸、“别人家的孩子”人设,都在他身上矛盾地集中了。

其实无论是“帮解脱”还是“协自杀”,对吴本人来讲或许并无不同(虽然法律后果不同),弑母的合理化,此二者均能实现:(1)母亲太痛苦,杀她帮她解脱;(2)母亲想自杀,帮她自杀。无论哪一种,都可以让吴从道义上获得安慰:我都是帮了母亲。他确实可能是死到临头还在开脱,但也可能是——连他自己也相信这就是他的真实动机了(自我辩护、合理化“弑母”行为的结果)。可悲,可恨,可怜!

至于他说本来想等母亲死了之后再自杀,就呵呵了,他解决掉母亲之后,可是在各地来回花钱、嫖娼、纸迷金醉啊!

标签: 吴谢宇庭审
为您推荐